当前位置:首页>建筑项目

垃圾万花筒

图/文:米笑      时间:2020-07-18   访问量:316

图片

 垃圾万花筒 

米笑,装置,2020


作品名称:垃圾万花筒


作品尺寸:400(mm)*600(mm)*1550(mm)
材质:镜面不锈钢、塑料

作品介绍: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世界的样子,是你想出来的。
如果小便斗就是艺术,那么垃圾岗是什么?
当你经过这个镜子装置,你会看到一个花花世界。
垃圾岗还在那里。我们或许不需要改变外部世界,只需要改变观看的方式和角度。
疫情大概就是一面镜子,让我们看见自己。

制作过程:
第一次万花筒项目的讨论中,确定了几个原则:
1、外观为垃圾桶;
2、装置介于垃圾场与楼梯之间。
3、装置可以转动,含义是「转动自己的观念」。



2020年1月,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所有人改变了生活方式。家原本是最私享的空间,如今要同时承载工作、育儿、社交、运动等等功能。于是,为了在家实现多样化的功能,个体的创造力被激发了。

围绕这个从私享到共享的话题,2月22日,何志森、bEn李伟斌、关鸣、刘琼雄,还有我,几位好朋友一起发起了名为“回家”的全民创作征集。大量的投稿展示了许多以创造性的思维拓展家的功能与定义的有趣案例。比家更大的维度是社区,住在高楼大厦的居民因为疫情开始相互了解、认识。我们决定在上海8号桥创意园举办首个线下展,不仅展出那些把家变成美术馆的创意,也尝试通过展览让社区里的人产生更多的连接。

扉美术馆一贯的策展理念是“无处不是美术馆”。馆长何志森觉得艺术不应该脱离生活后被关在白盒子里。于是,他和每一位特邀参展人讨论如何因地制宜,让作品同场地产生对话。他提出把厕所、楼梯底、垃圾场这些让人嫌弃的地方变成展厅,并通过作品的存在让社区及社区外的人产生更多的联系。

何志森老师想把垃圾场的场地交给参展人们去创作,但是因为垃圾场脏乱差等原因,没有人的作品能跟垃圾场产生关联,甚至连园区的物业工作人员都建议策展团队不要在垃圾场附近搞。最后Jason老师决定「内部消化」,让我来接这个最棘手的创作。

疫情期间宅在家,每天傍晚到楼下集中收集点倒垃圾成了高危活动,所以我都不让父母去,我自己去。然而环卫工人没有一天停止过工作。看看设计和艺术能为我们的日常生活做点什么吧。

图片
现场地图

根据现场传来的照片反复对照,垃圾场确定就在Instyle的入口左侧围墙外。在Instyle工作的小姐姐们提出最好能加个艺术的门挡住垃圾场,或者把里面重新整理,涂上美丽的颜色等等。但都因妨碍操作都被否定。

图片
未安装前现场照片

怎样才能把垃圾场变成最In的Style?

我想起几年前在台湾慈济参观他们的垃圾分拣中心。在佛教的观念里,没有垃圾,没有无用的东西,只是我们看不到其用。我们需要转化的不是垃圾场的形式,而是我们对垃圾场的认识。这不正是我们当代艺术的本源吗?

图片
如何带大家转换观念呢?小时候都玩过万花筒。凌乱的碎纸片会变成迷人的花花世界,无论什么,被对称、被复制、被序列化,就符合经典美学。我们决定在进入Instyle的梯口安一个垃圾桶。里面是万花筒装置,透过装置望向垃圾场,美得让人咋舌。
图片
拆解万花筒
 


 
下图是当时与Jason老师及设计组讨论时画的草图:

图片

概念草图

图片
装置意向图
 


 怎么看?

第一版方案做了三棱柱,三角形边长为16cm,筒长50cm,效果不佳。改进为边长为30cm,筒长为120cm的大三棱柱,效果好一些,但是仍有视野受限的问题。

图片
三棱柱万花筒

图片
三棱柱万花筒卡纸模型
 

此时在管理方那边传来消息,不能破坏原有的任何东西,墙体,格栅,楼梯。所以挑战一下子变成了如何在铝方通间距仅有的10cm的范围内实现全景的取景。

我们想到了猫眼。决定在取景窗口放玻璃球。

同时,为了观看方便,观察口要足够大,于是万花筒的筒身变成六边锥形,取景框边长6cm,观察口边长16cm。


图片

米笑和实习生蓝天讨论卡纸模型



图片
形式演变图
 
图片
第二版方案电子模型图

图片
第二版方案手工模型图
 
经过改良的锥形装置折射效果更加绚丽,图案从平面变成了球面,以下是软件模拟效果。

图片
第二版方案渲染模拟图



 怎么转?

观众如何转动装置?这是关乎作品观念最重要的表达。

负责制作的非哥提出了第一版齿轮方案。

齿轮效果并不理想。使用转轮装置意味着装置前面的玻璃球必须偏心安装才能在转动时看到的景物是变化的,这就带来折射后图像的不完全对称影响图案的美观效果。而且球体在10公分这么局限的范围内转动幅度太小,效果也不理想。

因此,我们改变思路,决定让装置在一个固定轴上左右转。这样一来,观众使用的时候直接转动筒身对应想看的方向,直观易懂,和观众有更好的互动性,能更好地传递「世界不转自己转」的观念。

最后是解决安装问题。



 怎么安装?

一开始是希望不让观众看到支架,想达到「一个漂浮在空中的垃圾桶」的视觉效果。于是非哥设计了一个与场地格栅一模一样的由方通焊接成的支架藏在格s栅后面,并与“垃圾桶”装置内伸出的四根方管固定,制造漂浮在空中的感觉。

图片
第一版结构方案效果图

图片
第一版结构方案效果图放大

图片
第一版结构方案实体模型图
 

考虑到现场尺寸可能的误差,方通也不美观,感觉结构很难隐藏。而且这个方案要现场焊接,不确定因素太多,决定改装配式。

于是,在第二版安装支架方案中,采用我们工作室用来制作层架的镀锌水管,完全不用焊接,拧紧就安装好了。

图片
装配版结构方案实体模型图
图片
连接支座配件草图

图片
支架结构方案草图
 
图片
第三版结构实物图
 
图片

第三版结构方案结构爆炸图
 
图片
真实效果

图片

现场安装后效果

 

图片
场地全貌图
 
图片
现场互动图
 
图片
现场互动图

图片

装置立面图


图片
现场合照图

展出之后,连园区保洁人员也来观展。大概,他们也没有想到垃圾场可以看起来这么美。

现实可能无法转变,但自己可以。

展出之后,连园区保洁人员也来观展。大概,他们也没有想到垃圾场可以看起来这么美。

现实可能无法转变,但自己可以。




米笑


1621328049156903.png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硕士毕业;2005年成立独立工作室;2007年创办扉美术馆,成为华南地区至今开馆时间最长的民营非营利当代艺术机构。2012年提出「艺术营造artecture」理念,试图打破建筑与艺术的边界。2016年开始与当代艺术家宋冬、mapping 工作坊发起人何志森共同推动“无界”理念。“菜市场就是美术馆”,“民众花园”等一系列打破边界的项目展现了建筑师和艺术家以更多元的方式创造公共空间。同期建筑实践“紫泥十二门无界社区”"Man Lap Fong文立方"因提出了生活工作社交无界的未来生活方式及公共空间的新形式而引起广泛关注。





上一篇:汕尾保利金町湾

下一篇:北京大学新太阳学生中心小剧场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