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学术研究

扉行周末|空中奇缘:《小王子》和勒. 柯布西耶在1929

时间:2016-05-29   访问量:1109

六一国际儿童节马上就要到了。这个节日不但属于每一个小朋友,也属于所有童心未泯的大人。配合即将于今年暑假启程的扉行团四期“勒.柯布西耶建筑之旅及法国文化行”,我们今天一起来了解一段鲜为人知的高空邂逅。这次的相遇为儿童文学和现代建筑两个看似无关的领域都开辟了新方向:童话不再只是王子公主的陈词滥调,伟大的建筑也不再是教堂与皇宫等特权象征。无论是仰望星空还是鸟瞰地球,都有故事、美景与奇遇。


1929年10月22日,一名瑞士建筑师出差来到阿根廷机场,准备从布宜诺斯艾利斯起飞前往巴拉圭亚松森;与此同时,一位来自法国的飞行副驾负责这次实验性的新航班。这位从事建筑行业的乘客是时年42岁的柯布西耶。而搭载他的飞行员是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就是那位创作了深受全世界读者喜爱的童话形象“小王子”的神秘作家。与柯布相遇的这一年,他还发行了人生中第一本小说《南方邮件 Courrier Sud》,在文学世界正式登场。


图片

《小王子》作者,法国飞行员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


图片
一次飞行,正在登机的柯布。


 飞行之旅为柯布西耶带来了观望世界崭新的视角,这毫无疑问影响了他日后城市规划的思维脉络。他在本次飞行中完成了空中写生,画了些关于蒙德维利亚和圣保罗的美丽草图,后来还在1935年出版的《飞机 Aircraft》一书中回顾了搭乘飞机的感受与体验:


图片
1929年,柯布在空中完成的蒙德维利亚和圣保罗速写。


“在《新精神L'Esprit Nouveau》出版时,我偶尔会烦躁地使用一个短语:眼睛无法看见;在其中的三篇文章中我将蒸汽游轮、汽车和飞机列为证据。重点是,世间万物其实并非总是眼见为实…在一个充满力量和自信的世界里,我们看不见塑形之美带来的新感觉萌芽。而今日,飞机之眼和鸟瞰视觉赋予了新的问题,这让我们能充满警觉地俯视着所栖息的城市。但这种景观既可怕又势不可挡,因为飞机之眼反映了轰然倒塌的景观。” (注:《新精神L'Esprit Nouveau》为柯布西耶和画家好友奥赞芳在1920-1925年间共同创立的美学杂志)


图片
柯布于1935年发布的著作《飞机》


无独有偶,在《小王子》的故事里,圣·埃克苏佩里也一遍遍地坚持着,“心灵所及,肉眼无能;可见之旅,此行非远”。比如一顶帽子,其实是蟒蛇吞象。比如从空中观察一座城池,或许才能得知它并非以最佳方式被规划着…


图片

《小王子》插图:小孩子看到的是蟒蛇吞掉大象的惊悚和残忍,但大人看到的只是一顶无聊的帽子。


 与柯布不同之处在于,圣·埃克苏佩里在飞行中更多时候会仰望浩瀚星河,而不是俯瞰他要降落的那个被战争破坏得千仓百孔的世界。所以,建筑师和作家对于科技至于世界的作用和意义持有不同见解。柯布支持着机械美学和工业革命,“住宅是供人居住的机械”是他最著名的隐喻及观点。


图片

图片

柯布用于城市规划的图纸和模型。飞机为他提供了类似“上帝视觉”的机会俯瞰旧世界,创造新世界。


但总在俯视战争所带来的硝烟、破坏和苦难的圣·埃克苏佩里,却不那么认同工业革命与科技进步。在故事中,他让爱好星际漫游的小王子拜访了各类不开心的小行星居民,并感叹“没有人住在自己满意的地方。”其实,圣·埃克苏佩里在《小王子》初稿中还曾杜撰了一位发明家:他在自己的星球中制作了一种精美装置,它可以填满人类所有的欲望。可小王子对这种“按钮式的欢愉”充满着质疑。或许是因为圣·埃克苏佩里并不想过多地和天真烂漫的孩子们交流大人世界里因欲求不满带来的复杂与不快,这个片段最终被移除。


上一篇:扉行团 | 从前有一个小朋友,有一天,他变成了伟大的建筑师

下一篇:扉行周末|不可思议的柯布西耶是如何影响时尚圈的?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