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学术研究

扉常分享 | 叹为观止的艺术宅邸——Yves Saint Laurent的绝世收藏

时间:2015-12-06   访问量:1138

图片
Yves Saint Laurent

伊夫·圣·洛朗

法国时尚界的传奇人物


[多重身份]

设计师、收藏家


[个人经历]

17岁在国际羊毛局秘书处举办的设计比赛中获一等奖

19岁进入Christina Dior公司

21岁担任Dior品牌首席设计师

26岁成立自己的时装公司Yves Saint Laurent

47岁时莫斯科博物馆为他举办了25年回顾展

53岁时Yves Saint Laurent公司上市,市值5亿美元


曾获美国时尚设计师协会颁赠年度设计师殊荣、

奥斯卡颁发的特别奖项、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授予圣·罗朗国家荣誉勋章、

法国现总统尼古拉·萨科奇再次授予其‘大荣誉勋章’称号

2008年于家中病逝,享年71岁






图片

1965年Yves Saint Lauren将艺术与时装间的暧昧引至高潮,设计出蒙德里安 (Modrian) 高定系列。他将蒙德里安经典的三色块画作印在连衣裙上,简洁的构图和撞色效果,与极简风格的裙身完美融合,体现出抽象画派冷静的形式美。

有人认为Yves Saint Lauren抄袭艺术大师的作品元素,但真的是这样吗?也许我们只有深入了解他才知道:他是将艺术收藏爱到骨髓里的人。



Yves Saint Lauren与搭档Pierre Berge在几十年的收藏之旅中把他们位于巴黎的两套公寓活脱脱变成了最精致的博物馆。其藏品包括了大量的名画、雕塑、珠宝,文艺复兴时期的铜像、法国利日摩地区出产的瓷釉、艺术装饰派的家具、银器以及法国大作家福楼拜与纪德等人的手稿。其中,油画大多出自毕加索和马蒂斯之手;而来自古埃及的石棺和来自圆明园的鼠首与兔首尤其引人注目。

艺术品市场专家戈德弗雷·巴克说:“Yves Saint Lauren算得上高端艺术品市场上的大买家。其收藏融合了不同年代、地区和风格,体现出极致的法式品位!”但在大师逝去之后,作为曾陪伴了他整整50年的朋友兼恋人,Pierre选择将这些收藏品悉数拍卖。“我们都愿意出席自己的葬礼,但却无法做到,那我们至少可以出席这些收藏品的葬礼。这就是最后的结局,一切都结束了。”这个伤心的句子是Pierre对他们共同的收藏说的最后一句话,对他来说,这或许也是对伊夫最后的致意。

图片
Saint Laurent身后是画家Léger的作品—《The Black Profile 》(1928),而Jean Dunand创作于1925年充满装饰主义风格的大花瓶则位于画作的右侧,这幅时装大片浑然天成。

乔纳森伦德尔( Jonathan Rendell,拍卖行高层)参观完圣洛朗的公寓后,说圣洛朗的收集无疑强化了他对时装的视觉敏感度。“纹理和结构是你注意到的第一件事,然后你看到颜色的基本原理。他深受马蒂斯的影响。”

习惯了工作时对精准度的把握,在家的Saint Laurent会不断在某些挂画或脚凳站立的地方做出细微调整。“这就是他如何生活的,伦德尔说,“然后,你再想想他的工作,这些其实是一件事。”

图片
男管家Adil Debdoubi正在调整Jacques Grange为Saint Laurent公寓客厅所设计的窗帘

画面中目之所及的众多艺术品价值不菲,拍卖的估价至少5000万美金以上,(从左到右): 20世纪最具原创性的雕塑大师Brancusi1914—1917年间的木质雕塑作品《Madame L.R.》,一张Gustave Miklos的凳子, Picasso1914年创作的《 Musical Instruments on a Table》,这幅画上面是一一幅已故画坛巨匠Cézanne的水彩画《Mont Sainte-Victoire》, 一张被誉为“20最伟大的女性建筑师”Eileen Gray 大约于1920年设计的龙形靠背椅,这件作品的估计为4—6百万美金(这张椅子位于照片的最前方,应该很好辨认吧), 照片的右边则是法国画家Vuillard于1891年创作的《Daydreaming Mary and Her Mother》。

图片

这一对青铜动物头像,就是令多少国人魂牵梦萦的圆明园国宝——鼠首和兔首,而这一对象征中国青铜铸造最高水平的器物是上世纪80年代,由经营古董生意已历经五代的Alexis和Nicolas Kugel兄弟帮Yves Saint Laurent(化妆品)寻获的,只是不知几时它们才可以归故里。

图片
古典画派巨匠的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创作的肖像画《the Countess de Larue》

大客厅里遍地琳琅地摆放着其他藏品, 古典画派巨匠的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创作的肖像画《the Countess de Larue》 (1812年) 被悬挂于书架之上,这幅画的拍卖估计约在250—380万美金之间。

图片

这具托勒密王朝时期的古埃及石棺旁是一对路易13时期的扶手椅

图片
一对十八世纪的法国木雕塑像以及站在旁边的Frans Hals所作的的肖像画

图片

YSL宅邸的稀世珍藏林林总总

15世纪的挂毯背景下是Albert Cheuret于1925-30年期间创作的芦荟状台灯,18世纪沙发的右侧墙面最顶端悬挂着一幅法国浪漫主义画派先驱Géricault于1818年创作的肖像画《Alfred and Elisabeth de Dreux 》(top),而墙面上的另一幅作品则是由西方现代派绘画主要代表人物Juan Gris于1913年创作的 《The Violin》,两幅画的拍卖总估计约为500-760万美金之间。

图片
Matisse于1937–38年期间创作的剪纸作品《The Dancer》

华丽野兽派大师Henri Matisse于1937–38年期间创作的剪纸作品《The Dancer》被悬挂于Rue de Babylone公寓藏书室的门上。

图片

公寓藏书室内的珍稀陈设

公寓藏书室内, 一个柱状的水晶大花瓶伫立在法国著名雕塑家François-Xavier Lalanne所设计的奇异的合金和卵形造型的吧台上, 荷兰抽象主义画派画家Mondrian1920年创作的作品《No. 1 》则悬挂于远处的壁炉之上。

图片
YSL宅邸的随意一角都是稀世珍藏

照片中位于1920年Rateau设计的皮质扶手椅后的墙面上最顶端悬挂的是挪威画家Edvard Munch1898年所创作的海洋景色的油画,下面一幅则是野兽派大师Henri Matisse1911年的作品《The Primroses》,而正下方的桌上放置的是一件法国著名家俱和室内装饰设计大师Émile-Jacques Ruhlmann于1927年创作的台灯。

图片
画架上所陈列的是西方被誉为“古代大师的延续,现代绘画开创者”的Francisco Goya的肖像画《Don Luis Maria de Cistué》(1791年), 这幅画作已被捐赠给卢浮宫艺术馆

画架下是一对立方形的法国装饰主义风格的椅子和一张法国装饰主义大师Pierre Legrain于1925年设计的凳子, 再往右是Jean Dunand于1925年设计的铜胎搪瓷大花瓶,花瓶正上方则是希腊裔意大利超现实画派大师Giorgio de Chirico于1917–18年间所创作的油画作品。

图片

照片正中央是一组大得足以覆盖Saint Laurent’s Rue de Babylone公寓琴室整面墙的镜子 ,该作品由巴黎艺术家Claude Lalanne分别于1974年和1985年所创作的, 正下方则是被誉为“20世纪西方最伟大女性设计师”的Eileen Gray所设计的柜子, 这组柜子的拍卖估计约在380—640万美金之间, 而一件1707年由Giovanni Antonio Rimondi所创作的陶色雕塑则被放置在琴室的钢琴上。

图片

Yves Saint Lauren的卧室

壁炉边是一件Émile-Jacques Ruhlmann设计的椅子和小圆台,圆台上陈列着一些大师很钟爱的小摆件。

图片
一件公元一世纪罗马大理石人体雕塑伫立在 Saint Laurent公寓的门廊前


图片

Y
ves Saint Lauren的搭档Pierre Berge不记得什么时候、在哪里和为什么他们买了木布朗库西和马蒂斯的《Still Live》和古罗马的半身像。“我们想买最好的画,最好的雕塑,”Pierre Berge解释,“如果你是一个收藏家,这不是关于你对挑选艺术品品味的问题。你必须热爱艺术,是的,但首先是要了解你在欣赏的艺术品,去明白它在艺术家生活乃至一生中的含义。”

图片

即使墙壁的艺术元素,找到自己的方式进入Saint Laurent的速写本,但他显然还是非常清楚这两者的区别。

“Yves和我都相信时尚不是艺术,但时尚需要艺术的在场,” Bergé说。受Saint Laurent的启发,他们的藏品成长为了一个风格和时代的混合物。

这些收藏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我们俩的共同完成的一个集合,一件大作品",Bergé说。也正如Saint Laurent一次又一次证明过的一样,它们也都在一个衣柜里。

图片

Yves Saint Laurent部分藏品


图片

Léger《The Black Profile 》(1928)

图片
Paul Cézanne《Mont Sainte-Victoire》

65cm-81cm 布 油彩(1890s)

图片
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

《the Countess de Larue》 (1812)

图片
Géricault《Alfred and Elisabeth de Dreux 》(1818)

图片
Mondrian《No. 1 》(1920)

图片
Francisco Goya《Don Luis Maria de Cistué》(1791)



(部分语句摘录自YOKA以及译自TIME Magazine)


上一篇:没有最在地,只有更在地 | 西场18方一个持续的田野驿站

下一篇:扉常分享 | 没错,他是一位当代艺术收藏家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