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媒体报道

羊城晚报 | 米少扉行记:要省不如不吃

时间:2014-06-08   访问量:1053

image.png


叶一南在香港饮食界应是个传奇人物,似乎路人皆知,但又都讲不清他是什么样的一个“社交恐惧症”名人。送我这本书的是艺穗会的谢俊兴先生。正是他,为叶一南铺下开餐馆之路。


  话说2009年,我同一众艺术家朋友闲聊,搞那么大的亚运也是要宣传广州,我们不如搞个小的,用艺术讲讲外人不懂的广州。于是冯原、樊林出了个题目《广东主义》。想到广州与香港一衣带水,何不同他们一起联展。于是辗转来到Fringe Club艺穗会。谢先生和经理Catherine在他们素食餐厅接待我们,楼下就是剪报可以推到天花板的名店Mat the Fringe

  我们只聊了三五句,他们就爽快地同意和我们一起做香港联展。剩下的时间,马上讲到食。谢先生在香港艺术界和饮食界可说是“大隐隐于市”。三十年前,他用一港币从政府承租了这个百年历史的旧仓创办非牟利艺术机构艺穗会Fringe Club,以他高超的运营能和个人修为使Fringe Club有持续的演出、展览以及企业赞助,扶持了艺术的多元化最终实现了可持续发展,并获得银紫荆勋章。在香港这个充满商业与竞争的社会,艺穗会就好似沙漠中的奇葩。

  而更传奇的是Mat the Fringe这间享誉国际的餐厅。1989年,谢先生希望在Fringe出租部分地方做一间餐厅。一来租金收入可以补贴艺穗会的开支,二来一间好的中环餐厅能吸引食客满足口腹之欲之余也同享艺术的盛宴。谈了许多名厨,名店都不满意。偶然发现年轻的Michelle Garnau刚刚从澳洲来港。在Michelle狭小的公寓,一张咖啡台,试了一顿full course,当即拍板,造就M at the Fringe。十多年后,Michelle在上海开了Mon the Bund,成为名厨。当她想再发展时,就来到广州。我和她也有一段缘,那时大家戏称她是大M我是小M。陪她去看了几处地方,几乎就决定选在爱群大厦顶楼,名字都想好了叫Mon the Pearl。但最终失之交臂。两年后,她在北京开了Mon the Capital

  讲了许多都没说这本书。但看到这里,就应该很想知道谢先生又如何同这位饮食界奇人叶一南结缘。能维系几十年的情谊,对食物有追求固然是共通之处,但活得艺术才是真正纽带。



刊物:《羊城晚报》创意周刊版

刊登时间:2012年11月13日

文章作者:叶敏@米笑扉行记

扉(扉艺廊、扉卖品、扉建筑)创始人

扉建筑主创建筑师

建筑学硕士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香港科技大学EMBA


上一篇:羊城晚报 | 米少扉行记:大厨Luca

下一篇:羊城晚报 | 米少扉行记:武夷问茶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